分类 1号站 下的文章

原标题:长五失利后的三个月几乎无发射 中国航天做了什么?|政解

新京报快讯(记者倪伟)9月29日12时21分,我国长征二号丙运载火箭托举遥感30号01组卫星(共三颗星),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顺利升空,将卫星送入预定轨道。

消息一出,各大媒体纷纷报道,称之为“王者归来”。而不论从火箭还是卫星角度观察,这都是一次较为常规的发射。此次发射之所以受到关注,与89天前长五的失利有关。

长五失利后进行质量整改工作

长征五号是我国自主研制的运载能力最大的火箭,其规划中的任务包括月球探测、空间站组建、火星探测等。今年7月2日,长征五号在海南文昌发射场实施第二次发射。长征五号遥二火箭搭载实践18号卫星发射升空后,火箭飞行出现异常,发射任务失利。

从那以后近3个月里,中国航天再未实施任何一次发射任务。

新京报记者梳理,7、8、9三个月并非长征火箭发射的“大月”,但由于近年来中国航天发射次数增加,每年在这3个月中也都有数次发射,其中2013年4次,2014年和2016年均有5次,2015年有7次。而今年7月至今,仅有两次发射。

这段时间,中国航天做了什么事呢?据长征火箭抓总研制生产单位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官微消息,随着长二丙成功发射,“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连月来开展的质量整改专项工作取得阶段性胜利,为后续型号任务的有序开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表明长征五号发射失利后,该公司进行了质量整改专项工作。

嫦娥五号和空间站都将推迟发射

长五发射失利,将导致其自身承担的多项任务推迟。其中包括嫦娥五号月球探测器和中国空间站。

我国原计划在2017年11月,用长征五号发射嫦娥五号探测器,实现首次月面采样返回,带回月壤等样本。接着,在2018年,发射世界首颗在月球背面着陆和巡视探测的航天器嫦娥四号。

国家航天局秘书长田玉龙25日在第68届国际宇航大会上表示,由于长征五号事故调查仍在进行,这两项任务均将被调整,发射时间将在年底重新修订。

田玉龙表示,我国空间站建设也将受到影响。此前有报道称,我国空间站核心舱“天和”已于2016年底完成总装,计划在2018年由长征五号B火箭发射升空。但田玉龙说,核心舱的发射也将推迟至2019年实施。

关于长征五号遥二火箭发射失利的原因,田玉龙表示,目前仍在调查中,或将在年底彻底查清。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由于长征五号是我国自主研制的大型运载火箭,有98%的技术为新技术,为了在实践中提升可靠性,长征五号前两次发射为验证性飞行。长征五号遥二火箭发射失利后,长征五号或将补充进行一次验证飞行,再实施嫦娥五号及后续正式任务。也就是说,嫦娥五号还要再等待一次发射才能奔月。

据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称,长征火箭发射成功率达97%以上,位居全球先进行列。从全球来看,长征五号级别的大型火箭也是高风险的代名词,据统计,此前全球有四型同等大型火箭,其中两型首飞即遭遇失败。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这些贪官为何纷纷倒在家门口?

人在脱离母体之后,便进入家庭,而后步入学校,走上社会。无论走到哪里,身在何方,家是一个人永远的思念、依恋。家,饮食起居的场所、亲情血缘的纽带;在太多的文学描写或纪实报道里,家庭都是幸福的、温馨的、宁静的港湾。

最近看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对家庭的社会坐标却有了新的认知:家庭,隐藏着当下最多的贪腐线索;几乎每一个贪官的港湾里,都是藏污纳垢。

家庭亲属关系的腐化变质,也不算是新闻。“夫唱妇随”“父子同台”“里应外合”以及“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家族式腐败模式早已不新鲜,而《巡视利剑》提供的最新案例,比小说更有可看性——

“五假副部”卢恩光,共有七名子女,而他只填报了两名,可能是担心违反计生政策,影响升迁。其他五名子女,他通过假手续落户在其他亲戚家。平时在家里,卢恩光都不允许孩子叫爹叫爸爸,要叫姨父,怕他们出去喊走了嘴。

兰州原市委书记虞海燕,明知大势已去,仍不准备放弃对抗。他找到当地一名自称在中纪委工作过的退休警察,叫上妻子一起去“培训”,演练如何对抗调查。后来得知,那人是兰州市公安局的退休干部。

值得关注的一个动向是,因变质家庭亲属关系而倒台的大老虎不在少数,王三运、苏树林、王保安、陈树隆、黄兴国、杨振超等概莫能外。《巡视利剑》披露,王保安、苏树林、陈树隆等人的贪腐均有弟弟的参与,尤其是王保安,二弟、三弟均为国家干部,老四做老板,王保安替他的二弟和三弟提拔使用打招呼,然后再用他手中的权力为四弟谋取巨额利益。苏树林的贪腐也与其弟密不可分,因为自己直接帮企业办事有风险,他便让其弟帮民营企业办事,代收好处,苏树林则为他站台,打招呼。被吹捧为安徽股神的陈树隆主要是通过股票证券市场牟利,不仅把弟弟牵扯其中,还让侄女帮他操盘。王三运担心问题被发现,让亲戚从贵州等地赶来帮忙四处藏匿、转移财物,订立假合同进行伪装。杨振超为一个老板办事后,向对方索要一套1800万的上海房产,巡视之时,他当即叫家属找老板补签了虚假的租房合同……

诸多案例里,仅发现一个苏树林提及母亲的教诲:1994年,刚当厂长,母亲说,你当官了,要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挣多少就吃多少,只吃槽子里的,不吃槽子外的。2014年,反腐败已经查出很多人,母亲又跟他说起那段话,提醒他注意。正好20年,而他已经无言以对。

官员无论是单独贪腐,还是联手亲属共同腐败,其他家庭成员一般都最先、最全知情,从理论上说,他们有时机也有能力挽救、拯救或抢救走上歧路的亲人,可是,出于亲情,出于侥幸,出于贪婪,他们大都选择了默认、默忍乃至默契配合,提醒、劝诫乃至棒喝“悄然离场”,最后落得“全家覆没”才幡然醒悟。几念之差,“家”变成“枷”。

司法实践中,在严重暴力案件、危害公共安全案件之外,普遍认可一个“亲亲相隐”的原则,赋予公民“容隐权”。不过应该看到,当下越来越多的“祸起萧墙”“腐生枕边”,一些官员家庭已经成为不当利益的共同体,“亲亲相隐”结果酿成了“亲亲相掩”“亲亲相护”“亲亲相害”“亲亲相恨”的人间悲剧。

没有一个家庭不要求子女好好做人,同时,没有一个贪官不来自家庭。这一现象固然表明外界的诱惑总是强大的,而制约监督又常常是缺位的,但是,如果一个人自身携带健康的家庭文化基因,具有强大的免疫系统功能,他一般总是可以抵御诱惑,抗拒刺激的。

人的免疫体系,很像一个戎行,里边有空军、水兵、陆军各类战士,一旦有敌人侵入身体,就会将其消除去。今天的家风家训教育,不能只是背诵几句空洞的老话,要善于落实应用在细微之处、关键之时;不能简单依靠家庭的主动自觉,学校、社区以及党政组织也应当有舆论氛围的营造和与时俱进的内容渗透——反面典型往往最能给人震撼和警示,而警示教育的对象可以覆盖官员的父母、家属、子女和亲属,而不只是针对官员。

多一些家风正的家庭,就可能少出一些贪官。官员频频“栽倒在家门口”的鲜活案例,是他们以牺牲自己政治生命的代价在向整个社会发出的“警报”。家风家训教育虽然并不治本,但是,人在面对诱惑时的底线意识,抵制不良诱惑的定力,这些底子是要在小家的地基上慢慢夯实的。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冠军不喜谈恋爱? 平昌冬奥冠军扎基托娃直言花滑才是真爱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俄罗斯《报纸报》4月2日报道,俄罗斯花滑新秀、平昌冬奥冠军扎基托娃日前在其亚洲巡回赛期间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表示,她目前还没有谈恋爱的打算,对她而言,花滑更重要。

报道称,一名记者向扎基托娃提问称:“您花费了很多时间进行花滑(训练),可能您的朋友不太多。那么,请问,您有男朋友吗?”15岁的扎基托娃笑着回答道,她暂时还没有交男朋友,“甚至没有这个念头”。她补充道:“首先我还很小。其次我打算退役后再讨论有关谈恋爱的问题。我现在和异性只是以朋友的方式相处,没有更进一步的关系了”。

扎基托娃还表示,她最期待的礼物就是观众喜欢她在冰场上的表现,并从座位上站起来为她鼓掌,“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报纸报》称,扎基托娃在此次采访中透露,她十分喜欢日本秋田犬,还沉迷购买面膜,因为“敷面膜就是最好的休息,还可以让人变美丽”。报道称,扎基托娃打算在巡演期间,专门抽空去日本化妆品店购买护肤品。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特朗普花了340万美元翻修白宫,跟他的前任们相比品位如何

美国总统特朗普花费了差不多340万美元的白宫再设计计划已经完成,这位总统也于近日对外公开了一些他“新住所”的照片。特朗普总统希望为他的住所带回光彩。

但评论家奥利弗·维恩赖特却认为特朗普的办公室愚蠢得就像廉价酒店:无聊的地毯,灰褐色的墙纸,以及两只巨大的老鹰并不能使白宫恢复昔日的辉煌。“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特刊发这一评论,并选取了部分历任美国总统的办公室装修风格。

“这真是一堆垃圾。”当特朗普从奥巴马政府手中接过大旗时,他如是评价白宫的设计。对于一个已经住惯了顶层豪华套房的人来说,那些套房的天花板伴随着金色栏杆、高高的枝形吊灯、摇摇晃晃的小天使的装饰物,而宾夕法尼亚大道1600号(白宫)的装潢看起来就显得缺乏生气了。所以特朗普趁着暑假的时机,召集了一些室内设计师对白宫进行彻底翻修,这项工程共计花费了约340万美元。这周,新设计的白宫已经对外正式揭开了面纱。

那些期待着这项工程能媲美特朗普大厦或者宏伟壮丽的海湖庄园度假地的人可能会感到失望。至少这一次,在关系到室内设计这一方面,看起来我们这位亿万富翁采取了相对克制的作风。

翻新的罗斯福厅

原先奥巴马办公室的黄色条纹壁纸已经被剥掉,取而代之的则是奶油灰的锦缎,由特朗普亲自挑选,他的助手非常热切地强调了这一点。“奥巴马的壁纸简直是一塌糊涂,上面还有很多污点。”他们又加上了这一句,就好像在暗示先前的居住者是一群从没干过什么好事的粗野之人,喜欢把液体随意喷洒在墙上。

从另一方面来说,特朗普想要为这个地方“带回过去的荣光”。根据“特氏建筑美学”,光彩和光泽主要来源于金色的窗帘(一月份装的)和金色调的室内装潢品,而这两者如今都使总统办公室生色不少。

翻新的金色的黄色椭圆形办公室

在其他方面,6000米长的新地毯沿着不规则的住所铺开,地毯上的图案是“一种花状的圆形浮雕”,受到了白宫建筑风格和玫瑰园的启发。原先奥巴马朴素的棕色旧地毯显然不够光彩熠熠,但是这个新的版本看上去就像直接被升级成了一家中等连锁酒店。显然作为曾经的酒店老板,特朗普觉得这里很舒适:面上一整排的装饰物,但是最终还是会让人感到乏味、易忘,并且容易藏污纳垢。

特朗普那些谄媚的助理们已经在网上尽责地发出了许多溢美之词:“白宫新布置的罗斯福厅看起来简直难以置信!”总统的特别助理Cliff Sims在社交网站上叫唤着,然而他也无法泄露太多。从他推特上的配图看,我们可以直截了当地说,就像某家企业的会议中心宣传手册。嵌入式的灯从垂吊式天花板上猛烈地照射下来,而四周的墙壁则浸泡在无处不在的灰褐色阴影里。

白宫的外表面也被整理得索然无味,就像特朗普对内部的装潢一样。南边门廊陈旧的石头阶梯也被替换成了崭新的踏板,这让其看起来有点像一些中国人以白宫为模板建造的豪宅,而非白宫本身。原本垂落下来的美丽紫藤也被残忍地砍掉了,显然作为一个洁癖患者,特朗普觉得在他白的闪闪发光的豪宅里看到有自然物种的“闯入”绝对是一件不能容忍的事情。

翻修后的南边门廊阶梯

自托马斯·杰斐逊把露天厕所换成了现代的冲洗式洗手间,并且为原先简陋的房子增加了几排古典柱廊后,在官邸里留下第一家庭的痕迹似乎成为了一件几乎约定俗成的事。杰奎琳·肯尼迪极好地奠定了第一夫人作为国家主妇的角色,她邀请当时是社会名流同时也是室内设计师的西斯特•帕利什(Sister Parish)来设计房子,将整座房子用古旧的墙纸面板和挂着帷幕的大窗帘装饰起来,营造出一种剧院舞台的样子。而这种风格最鲜明得体现在了被蓝色丝绸包裹的更衣室里。更衣室里布满了斑点,如贵妇人的马车躺椅一般的豹皮装饰。

相比之下,南希·里根邀请了贝弗利山庄的室内设计师泰德·格雷伯(Ted Graber)为房子注入一剂20世纪80年代的好莱坞魅力。更衣室充满了桃色的花布料,给整个办公室蒙上了一层淡黄绿色的色调,而卧室墙壁的内衬则采用了手绘的中国风墙纸。

1981年,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和妻子南希·里根在办公室

理查德·尼克松建造了一个地下保龄球馆,福特则增加了一个室外游泳池,而奥巴马在老布什建造的网球场上装了一个篮筐。但是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对这些还没有做任何改变,而是将这一切保留了下来,也许是因为反正他们也不怎么住在白宫的缘故吧。

老布什的网球场奥巴马在老布什的网球场里安装了篮框

在他们已经公开的改造中,老鹰是其中略微有些改动的部分。白宫里增添了大量的鹰,几乎无处不在。老鹰栖息在一对基座上,它们的爪子紧紧贴着镀金的岩石,一只两米多高的老鹰在罗斯福厅里欢迎着访客的到来,看上去有点令人害怕:鹰嘴微张,翅膀高高地张开着,就好像随时准备着攻击。另外一只镀金的老鹰也从天花板上向下凝视着椭圆形办公室,爪子紧紧抓着枝形吊灯,好像随时准备着向那些拒绝合作的国家元首们冲下来。

对于特朗普而言,老鹰在他的竞选中无疑代表着更多的荣光,并且无形中强调了他的“爱国”形象。奥巴马选择用现当代艺术装满他的家,通过在家里悬挂约瑟夫·亚伯斯(Josef Albers) 和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等艺术家的画,在家里放置着当地和非裔美国艺术家的雕塑。而特朗普的选择则看起来有点儿奇怪,鉴于这位总统和猛禽有过一段不太舒服的历史:一段他和一只秃鹰摆拍,而这只秃鹰进而攻击了他的视频在网上已经被浏览了超过300万次。

奥巴马选择的艺术作品,William Johnson 《Folk Family, 1944》奥巴马选择的艺术作品,《The Flag》特朗普选择的老鹰雕塑

但是其实你只要回过头来看看国父本杰明·富兰克林说过的话,就会意识到鹰这个标志是多么地适合总统特朗普:“我希望秃鹰不要被选作这个国家的象征,”富兰克林在1784年写给女儿的信中这样写道,“秃鹰是一种具有坏品德的鸟,他谋生的方式不光彩。”秃鹰,他继续说道,“是一种太懒到以至于自己都不去捕鱼的鸟。”它等着送到嘴边的食物,又或者直接从其他鸟类那里掠取。“就好像那些以抢劫和掠夺为生的人一样,他们常常既贫穷又糟糕,”富兰克林总结道。“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个令人讨厌的懦夫。”

(本文编译自英国卫报评论家奥利弗·维恩赖特的《Trump’s $3m White House redesign? It‘s as drab as a downmarket hotel》一文。)

延伸阅读:

将白宫进行再设计,设计成自己喜欢的装饰风格,并非只有特朗普这么做,历任总统都喜欢根据自己的风格进行一次翻修设计。这其中不乏品味独特,设计成功的典范。肯尼迪就是其中之一。

肯尼迪翻修:1961-1963

1961年,肯尼迪夫妇搬进了白宫,他们发现杜鲁门时期的装修和家具已经过时,杰奎琳本人拥有极好的艺术品位,但是当时白宫预算有限,不足以重新装修一遍,所以杰奎琳就邀请了室内设计师的西斯特•帕利什(Sister Parish)来设计翻修房子,他们对几间卧室和其他的一些房间做了重修,同时也转变了一些房间的功能,比如将以前威尔士王子的套房变成私人餐厅和家庭厨房。肯尼迪夫人还邀请了亨利·杜邦(Henry DuPont),一位人缘极好的美国文物的收藏家以及Stéphane Boudin,一位名望颇高的巴黎设计师,House of Jansen的设计者,来为装修注入更多的高雅元素。

肯尼迪夫人的卧室green room,19631962年新翻修后的餐厅肯尼迪时期,The Blue Room翻修前后对比

当时(1962)白宫黄色椭圆形办公室(The Yellow Oval Room)的样子,原先是个书房,后来变成了客厅。它通常被用来作为总统正式招待私人访客或者重要的宾客的场所。

黄色椭圆形办公室

历任总统们的椭圆形办公室:椭圆形办公室是指坐落在白宫西翼的办公室,是美国总统权力的象征,建于1909年。椭圆形办公室的室内设计呈古典主义巴洛克风格。每位新总统上任,都会按个人喜好重新布置办公室。办公室由建筑师内森韦思遵照总统威廉·霍华德·塔夫脱的命令设计。根据它的外形得以命名,曾在1929年的火灾中严重毁损,随后,在赫伯特胡佛时期得以重建。1934年,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扩充了白宫西翼并且增加了今天所看见的椭圆形办公室。(历任总统椭圆形办公室见下图)

富兰克林·罗斯福,1930s艾森豪威尔,1956杜鲁门,1962肯尼迪,1963福特,1974卡特,1977里根,1981克林顿,1996布什,2006特朗普,2017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