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亨廷顿政治发展理论
2015-01-28 04:20:50 来源:东南大学学报 作者:张宏 【 】 浏览:次 评论:0

摘要:始于 19 60 年代的政治发展理论有着浓厚的西方中心论色彩 , 因而也就对发展中国政治实践的指导性意义不大, 亨廷顿同大 多数政治学家的理论构想 不同, 提出了自己 的政治发展见解, 形成了一种不同的发展理论。亨廷顿的政治发展目标包括政治一体化、政治制度化、政治民主化、政治参与等内容。他坚持认为政治发展因时因地而异, 特别注重政治发展的个性,关注政治发展的文化因素。他的这些理念无论是对我国还是对其他后发国家都具有积 极的意义, 值得我们学习。
关键词:亨廷顿;政治发展;政治一体化;政治民主;政治制度化

1. 政治发展 的思想源流
政治发展( political development) 作为政治学的一个直接命题范畴是 1960 年代初首先在美国政治学界开始使用的。政治发展的研究起源于 1950 年代, 但有意识地使这一 研究概念化 和系统化, 只是 1960 年代的 事情。所以, 在 1970 年代初期, 政治发展这一词汇在政治学的词汇和概念库中还是个新来者。国外政治发展研究的进程可分三个阶段: 酝酿期( 1950 年代) 、活跃期( 1960- 1970年代中期) 和低速期( 1970 年代中期以后) 。涌现出了大量的论著和研究成果, 伦纳德 宾德、詹姆士 科尔曼、拉巴隆巴拉、西德尼 维巴、迈伦 韦纳、塞缪尔 亨廷顿、李普塞特、艾森斯塔特、卡特莱特、罗伯特达尔、阿尔蒙德等学者贡献甚巨。而影响比较大的是 1954 年由阿尔蒙德主持成立的美国社会科学研究会比较政治委员会, 该会把发展中国家的政治现代化问题作为研究对象,成果斐然, 出版了一系 列有关 政治发展 问题 的专著。中国关于政治发展的研究才刚刚起步, 1980 年代政治学研究的恢复为我国学者从事政治发展研究创造了有利的学术环境, 1980 年代中后期政治发展理论研究才慢慢引起国内学者的普遍关注。我国政治发展的理论研究大致经历了由翻译介绍西方理论, 到模拟套用西方理论, 再到重读和质疑西方理论, 最终走上反思本国政治发展历程并构建中国特色政治发展理论的道路。
2. 政治发展 理论缘何进入研究视野
政治发展理论在 20 世纪 50、60 年代之后迅速进入学人的视线, 不断发展壮大并日已成为一股研究的热潮是多种因素下催生的产物。20 世纪 50、60 年代正值 二战 结束不久之际, 战后人们进行了多方面的反思, 起先大家一直认为同属自由的资本主义国家之间是不会打仗发生战争的, 发生大规模的世界打仗更是难以想象的, 自由、平等、民主、秩序、和平、勤勉敬业是资本主义得以确立的准则, 是他们孜孜以 求的至高 理想, 而 专制独 裁、强制、战争、无序在他们看来是不可接受的。资本主义的精神是不可战胜的, 终究会成为全世界的普世价值, 资本主义精神必然是世界各国奉行的圭臬。但是二战 的以铁一样的事实击穿了西方人的自傲情结, 自由、平等、和平、民主、秩序的理想在现实面前被击得粉碎。西方人不得不反思,资本主义精神错了吗? 资本主义向何处去? 未来的政治发展道路如何? 如何构建新的政治秩序? 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巨大张力, 引起了西方人的沉思, 对政治的重新思考迫使他们在政治上研究一种新的发展理论, 这样 政治发展 作为一种崭新的课题也就运遇而生。尤其是当时间进入 1960 年代之后, 世界的政治秩序发生急剧的变化, 后发国家的政治发展道路完全是偏离了西方人预设的理论轨道, 第三世界国家的民族独立运动风起云涌此起彼伏声势浩大, 政局动荡不安, 政体更迭频繁, 不少国家出现了专制独裁、军人干政、学生暴动、城乡急剧地分化对立, 政治秩序混乱, 政 治制度化 功能土崩 瓦解, 资本主义 的民主、自由、博爱、有序等等政治理想在这些国家根本找不到合法性根基, 资本主义政治设想在这些国家消失殆尽。不发达国家政治轨迹同发达国家原先的预想完全脱轨, 现实迫使他们走出他们先天的政治逻辑, 开始积极关注后发国家的政治问题, 范围和视野开始不断扩大。西方政治学家的研究视线慢慢地由自我转向他者, 对第三世界国家新出现的政治现象的研究成为一种必需。这样就逐渐形成了一门专门的、系统化理论政治发展理论。

1. 代表性政治发展观
由于所在领域和分析视角的差异, 政治学家对政治发展的理解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当代许多的政治学家为政治发展理论作出了重大贡献, 形成了几种代表性观点。
加布里埃尔·阿尔蒙德与鲍威尔合著的《比较政治学: 体系、过程和政策》一书中对政治发展观点偏重于政治体系的能力方面, 认为一个国家的政治发展, 其政治体系的能力必须大大增强。体系能力之增强, 必须使政治体系具备三大功能: ( 1) 能力功能, 包括规范、征收、分配、符号和反应; ( 2) 转换功能, 包括利益表达、利益综合、决策、规则仲裁、传播关系等; ( 3) 维护和适应功能, 包括政治社会化和招募等。
卢西恩·派伊《政治发展的诸方面》一书中, 卢西恩派伊把不同学者对政治发展的内涵的理解归纳为十个方面, 他把政治发展认同于政治民主, 政治发展就是政治现代化的过程。
罗伯特·达尔认为, 政治发展就是建立在一定技术经济发展水平上的民主政治制度, 其动力和途径是政治多元化。
科尔曼则从历史、类型学和演进三个角度分析政治发展。从历史的角度, 政治发展指 16世纪起在西欧发生的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和结构的变化; 从类型学的角度,政治发展指传统的政治体系向现代政治体系过渡的过程;从演进的角度, 政治发展使人们能够在政治生活中发挥创造力, 是新的政治生活模式制度化的过程。
中国国内学者对政治发展思想的研究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主要有几个代表性学者的观点。王浦劬先生认为政治发展是政治关系的变革和调整, 在特定的经济关系和社会关系基础上形成的利益之间的矛盾运动会不断发生和发展, 从而导致政治权力和政治权利的变革和调整,这种变革和调整的过程就是政治发展的过程。学者谢庆奎教授认为政治发展是在独立民族国家形成和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过程中, 政治体系的合法化、民主化和现代化的过程。李元书先生则认为政治发展是通过扬弃代价, 以寻求不断发挥人的政治潜能的政治体制和政治生活方式的过程, 以及这些体制和生活的生长过程。
大体来看, 学者们对政治发展的理论的认识, 从内容看笔者认为大概着重二个方面: ( 1) 政治发展 与现代化( 包括民主、经济发展、自由、正义、利益等 ) 直接关联无论是正相关还是负相关, 政治发展的强弱、高低将可能推进或延缓现代化进程; ( 2) 政治发展与变革相联系( 包括稳定、安全、暴力、动乱、秩序) , 政治发展关系到政治体系的分化、认同感、合法化危机、参与危机、整合力、分配范式等等。从研究方法上看, 学者对政治发展理论的研究大体可以分成三类: ( 1) 结构功能主义研究法, 这些学者深受帕森斯的结构功能理论影响, 借用了一套新概念, 如政治系统、输入、输出、环境、反馈等等, 以此说明政治体系。( 2) 社会过程 研究法, 着眼与社会的变迁过程, 如工业化、都市化、识字率、可流动性等等, 采取这样研究的学者认为, 这些过程是现代化的组成部分, 并分别对政治变革产生重大影响。( 3) 历史比较研究法, 将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社会历史变迁过程进行比较, 将现代化历史进程划分不同的阶段, 或根据统治者的领导类型划分不同的政治发展形态。
2. 亨廷顿政治发展观的内涵
西方学者对政治发展的认知主要局限于西方世界本身的认知范围之 内, 他们 认为 政治发展 与 政 治现代化 是同一的概念, 认为 政治发展的本质上就是 政治民主 。亨廷顿对此持有异议, 他指出 政治发展 和 政治现代化 一样, 有 时并不是指具 有特定 目标的发 展过程, 而仅仅体现政治变革的实际状况, 它既包含着正面的积极发展, 也包含着政治衰败, 故他把 政治发展 定义为现代化的后果 , 这样的后果可能是积极的, 也可能是消极的, 可见 他把 政治发展 定义成了 一个中性的 概念。亨廷顿认为政治发展 和 政治现代化 都用于描述积极的政治变革时, 两者是有区别的, 政治发展主要意味着政治体系制度化程度的提高, 而 政治现代化 民众政治参与的扩大。一个制度化程度较高的传统政治体系虽然其政治参与的范围很狭小, 也可以具有 较高的 政 治发展 水平。
就政治发展的内容 而言, 政治发 展包含以下几个部分:
(1) 政治制度化
政治制度化代表着社会组织和政治程序的力量, 制度化是组织与程序获得价值和稳定性的过程 , 制度化的结果就是得到稳定的、受到尊重和不断重现的行为模式。亨廷顿指出任何政治体系的制度化的程度, 可用其组织和程序的适应性、复杂性、自立性、凝聚性来衡量。任何特定的组织和程序的制度化程度, 也都可以从这四个方面来识别、衡量。适应性, 一个组织或程序的适应性越强, 其制度化的程度就越高; 反之, 适应力差、越僵化, 其制度化的层次就越低。适应性是一种后天习得的组织特性。笼统地讲, 适应性是环境挑战与时间考验的一个函数。一个组织承受环境的挑战越多, 经历时间的考验越久, 则越具有适应性; 年轻的组织比古老组织更具有僵化的特性; 复杂性 , 一个组织越复杂 , 其制 度化程度 就是高。所谓复杂性, 既包括在等级上和功能上组织上的下级单位增多, 也包括各类下级组织单位自身的结构分化。组织的下级单位越繁多复杂, 越能获得并维持其成员对组织的忠诚在现代化的进程中, 较为原始和简单的传统政治 体系, 往 往一下子就会被推翻、被消灭掉。相形之下, 较为复杂的传统政治体系在适应新时代需求方面则具有更大的可能性; 自立性 , 制度化的第三个衡量标准是政治组织和程序独立于其他社会集团以及其他行为方式的程度。自立性包含各种社会势力与组织之间的相互关系。就自立性的意义而言, 政治制度意味着发展适当的政治组织和程序, 使之不仅仅只表达某些特定社会群体的特殊利益。若一个政治组织沦为某个社会群体( 指家庭、宗派、阶级等) 的工 具, 它便不 具有自立性, 也没有制度化; 凝聚性, 一个组织越统一、越具有 凝聚性, 其制度化的程度便越高; 反之, 离散性越强, 其制度化的程度也就越低。一个政治体系如果具备了这些特征, 就意味着它具有吸收转换现代化进程中各种压力的能力, 保持对社会的有效控制, 从而维持社会发展时期的政治稳定和政治秩序。
(2) 政治参与
政治学家最初对政治参与做理论设计是出于缓解社会内部矛盾的需 要, 将压 力、紧 张限制在 可控的 范围之内。如果对政治参与的把控适度, 非但不能化解危机反而将使矛盾进一步激化, 带来大量的政治动乱。亨廷顿为 了政治 参与 问题, 他给出 了一 个的公式:社会挫折感/社会流动机会= 政治参与。
在现代化进程中, 由于都市化、识字率、教育和传媒的发展, 深刻地影响着人民的传统生活方式, 改变着人民的生活需求, 传统的文化在民众的认识和观念上日趋小时,结果是带来了人们的期望和需求水平。但是需求本身的增长比社会在这些方面的满足远远要快, 因而在期望和实际满足之间形成了一个差距, 差距的扩大引起了社会挫折感。同时, 如果传统社会开放得足以提供那种社会和经济流动的机会, 那么这种社会的挫折感就可以被消除。从一定程度上, 大多数现代化中国家的农村相对稳定, 这恰恰得益于都市化从外部为农村提供了横向流动( 都市化)的机会。与此相反, 城市几乎不存在纵向流动的机会, 这对城市的稳定局势产生了不良影响。社会挫折感和社会流动的双重诱因, 必然促使人们向政府提出自己的要求,通过政治参与来表达自己的声音, 通过政治参与的渠道来诉诸利益表达。挫折感和流动性带动政治参与, 参与的不断扩大如果在低度政治制度化的社会中, 政府对民众的合法要求无法满足, 自然导致政治体系的紧张, 政局的动荡骚动也就在所难免。政治参与的高低, 是影响政治体系运行的一个极为重要变量指标。
(3) 政治民主化
亨廷顿提出了自己的民主观念, 认为 民主政治涉及到两个维度, 一个是竞争, 一个是参与[ 4] 6。通过竞争和参与的程序方式来选举产生领导人, 是政治民主的本质要求。政治民主化意味着社会上所有集团均可参政, 都有影响或夺取政治资源的可能, 若政治体制拒绝社会部分成员参与投票, 那么这种体制就是不民主的。发展中国家在奔向现代化的征途中, 为了经济的发展采取了威权政治模式, 但并不是说可以放弃政治民主进程, 恰恰相反政治上的最终目标之一就是要达致民主政治。对发展中国家来说, 政治民主是根本任务, 在世界民主化浪潮的推进下,民主化是不可回避的趋势, 是必然的选择。
(4) 政治一体化
政治一体化涉及权威的合理化, 并以单一的、世俗的和全国的政治权威来取代传统的、宗教的、家庭和种族的政治权威。权威的合理化也就是权力的集中化。因为权威的分散与现代化是不相容的, 现代化要求具有变革能力的权威。
3. 亨廷顿政治发展的特征
(1) 保守性 : 强势、威权政府
亨廷顿作为一个保守主义学者或则说是自由主义的保守主义学家, 在思想倾向同其他保守主义者有一个共同的爱好, 即: 对强权、秩序的天生偏爱。如此也就不难理解他为何在理论的预设上把强大的威权政府作为他的政治发展理论的前提。我们甚至可以认为强大政府理念是亨廷顿早期政治发展思想的内核所在。他说, 各国之间最重要的政治区别, 并不在于政府统治形式的不同, 而在于政府统治程度的高低 共产极权国家和西方国家自由国家一般都属于有效能的政治体系, 而非软弱无能的政治体系。一个发展中国家在从 贫穷 到 致富 的转变过程中, 必须要有一个讲求效力的强大政府, 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在政治现代化过程中出现政治衰朽和政治动荡,这是发展中国家在政治发展中不可回避的重大现实课题。他认为发展中国家出现的粮食不足、文化教育落后、财富贫乏、收入低微、卫生状况不良、生产力不发达是后发国家在现代化进程中都会出现的普遍现象, 不是关键问题,导致政治共同体四分五裂、政治机构软弱无力的根本原因是缺乏有效能的政治共同体、权威和合法的统治方式。亨廷顿以美国、英国和前苏联为例, 指出尽管三国具有不同的政府形式, 但却都能安邦定国, 因为这三个国家都具备强大的, 适应能力强的有内聚力的政治体制, 而这正是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处于现代化之中的大多数国家所缺乏的。亨廷顿认 为, 一个强大的政府, 应该具有 以下指标, 方可有效地实现本国的政治发展, 即: 有效的政府机构、组织完善的政党、民众对公共事物的高度参与、文官控制军队的有效系统、政府在经济方面的广泛活动、控制领导人更替和约束政治冲突的一套合理而行之有效的程序。作为保守主义的思想人物, 亨廷顿对权力、强权模式的执着是不能理解的, 是保守主义的本性使然。
(2) 进步性
亨廷顿作为一个伟大的政治学家, 他与同时代的其他人相比要相对客观和理性, 对政治发展思想的思考不在于他观点的独特而在于其发展思想深深地反映着时代的进步性。大多数政治学家在分析政治发展问题时把政治发展等同于政治的民主或则将政治发展与政治现代化挂钩,而民主政治和政治现代化都是发源于西方和成熟于西方的, 用这样的思路来分析后发国家的政治发展现状和道路, 无疑是将西方已经走过的道路重新模拟复制给不发达国家, 完全是无视不发达国家已经发生或即将发生的政治现实。西方中心论 的优越感始终贯穿在他们政治理论的字里行间。亨廷顿对此提出异议, 并发展出自己的政治发展观。1987 年, 亨廷顿与万伦 韦纳合作出版了 了解政治发展 一书, 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理论观点, 主张发展中国家要根据本民族、本国的文化来制订和选择社会、政治的发展模式。亨廷顿认为, 发展中国家的社会发展模式之所以不同 关键性的独立变项是文化, 亦即流行于社会上居支配地位的一些集团的主观态度、信仰和价值。同一文化族群的民族国家的社会、政治发展模式大多相同或相近, 只有少数国家例外; 不同文化族群的民族国家的社会、政治发展模式极不相同。根据上述分析, 亨廷顿呼吁发展中国家根据本民族国家文化传统制订和选择自己的发展模式, 而不要照搬西方的发展目标和发展模式。他认为, 西方模式是北欧文化的结果, 不适用于其他文化族群。他多次呼吁, 停止或改变搬用西方社会发展模式的尝试, 变换发展模式, 即建立更适合各国自身文化的现代伊斯兰社会模式、现代儒教社会模式或现代印度教社会模式的时机可能已到了。对各国来说从来就没有唯一固定的通用模式。情况的不同, 政治发展的模式必然有差异。反对政治发展模式的一元化, 赞成政治发展模式以及道路选择的多元化趋势。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西方政治发展理论上的弊端。
(3) 变动性
亨廷顿政治思想是一个连贯着的整体, 是一个变化着的体系, 从时间来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20 世纪 60 年、70年代、90 年代, 三个阶段的变动构成了亨廷顿政治思想的鼎盛时期。20 世纪 60 年代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社会处于急剧的动荡期, 政治不稳定, 政权更迭频繁。稳定对这些国家来说尤为珍贵, 对稳定的渴求压倒了其他方面的重要性。亨廷顿正是看到这样的时代背景而提出政治稳定是政治发展的首要追求目标, 而稳定又必须通过政治制度来实现。稳定和制度化的分析框架是亨廷顿早期政治发展思想的前提性出发点。20 世纪 70 年代开始出现了全球化的民主化浪潮涌动, 亨廷顿认为政治秩序和政治稳定不再是政治学 的前提性问题, 随即抛出他的时代潮流巨作《第三波: 20 世纪后期民主化浪潮 》, 在该书中, 他赋予民主极高的价值, 认为民主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二项伟大创举, 第一项创举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 第二项创举便是民主。他明确地指出: 我以前对政治变迁的研究, 即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 , 把重点放在政治稳定问题上,我写那本书是因为我认为政治秩序是件好事。我的目的是发展一项社会科学理论来解释能否实现稳定的原因、方式和条件。现在这本书放在民主化上, 我写这本书是因为我相信民主是一件好东西。亨廷顿开始用民主的两个指标( 竞争和选举)作为政治发展的衡量标准。同时,亨廷顿开始思考文化对政治发展的影响, 1990 年代正式确定文化在政治发展中的地位, 提出政治发展实质上是文明之间的冲突和融合问题。用文明冲突的理念开始为各国的政治发展寻找区域归属, 文明的范式取代其他方面成为政治发展理论研究的重心。亨廷顿每一次研究方向的转变都掀起了政治发展的研究热潮, 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和非议, 这本身就是其意义所在。
三、结语
亨廷顿是西方当代极为重要的政治学家, 对他理论的认识我们必须站在他所在的时代理解, 必须同其他的政治学家进行比较才能发现他的独特和深刻。尤其是亨廷顿对发展中国家政治发展现状的认识我们要细心研究, 一方面要看到他理论对发展中国家的实际借鉴意义, 另一方面还要看到他理论中的缺陷, 是否真正适合发展中国家, 对他理论中的西方文化立场我们要坚决否定。针对我国当前的现实来说, 亨廷顿的政治发展理论对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着 实珍贵, 对政 治实践中出现的 问题,如: 政府权威、公民政治参与、政治制度化、政治一体化、政治文化建设、民主政治等等都有借鉴的意义, 也许这就是我们研究亨廷顿的意义所在。
参考文献:
[1] 谢庆奎 . 新 中国五 十年的政 治发展 [ J ] . 理论学习与 研究, 1999( 5) .
[2] 李元书. 政治发展导论 [ M ] . 北京: 商务印书馆 , 20 0 1.
[3] 亨廷 顿 . 变革 社会中 的政治秩 序 [ M ] . 北京 : 华 夏出 版社, 1988.
[4] 亨廷顿 . 第三波 : 2 0 世纪后期民主化浪潮 [ M ] . 上海: 上海三联出版社, 1998.
 

Tags: 责任编辑:chinaps
】【打印】 【繁體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条:当代中国政治发展动因探析 下一条: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政治发展的四次转型及其成功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