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如何引领社会思潮
2015-01-27 12:58:39 来源:《人民论坛》 作者:王金平 【 】 浏览:次 评论:0

                 【内容摘要】:经济全球化的外部环境和改革开放的内部动因培育了思想多元化的土壤,各种社会思潮或传入或滋生,呈现出纷繁复杂的态势,一些思潮对于传统文化和主流意识形态产生干扰甚至冲击。加强对各种思潮的研究,对一些典型的错误思潮进行批判,并在抵御各种错误思潮中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社会思潮;引领

 

  当代中国社会处于转型加速期,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都处于深刻变化中。世界经济一体化与政治格局多极化导致国际交融与矛盾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复杂性,各种社会思潮的泛起在很大程度上源于这种复杂性。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一方面要从自身的深化入手,另一方面也需要对各种社会思潮有一个深刻地认知和清晰地甄别,对其中的错误部分予以坚决地批判和抵制。

 

 社会思潮是关系意识形态安全的大问题

 

  社会思潮是一种社会意识现象,以一定的理论形态作为先导,反映特定社会群体的共同愿望和要求。具有共同利益诉求的社会群体构成特定社会意识的主体,因而社会思潮是利益共同体的思想倾向和利益诉求。

  社会思潮是关系意识形态安全的大问题,是所有统治阶级必须重视的。许多社会思潮都是社会变革的先导,政权之塔的坍塌往往源于异于当时主流意识形态的社会思潮的泛滥及其所激发出的变革性力量。同样,政权的新创、稳固及发展同样需要将新兴阶级和力量连同其所秉持的思想成功地转化为主流意识形态。19世纪40年代,在欧洲泛滥着宣扬空想平均共产主义思想和进行密谋活动的魏特林主义。那时候正是马克思主义创立初期,马克思、恩格斯在1846年3月召开的布鲁塞尔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会议上对魏特琳主义进行了揭露,并且在魏特琳坚持其错误观点、走上背叛革命的道路时号召各地革命组织同魏特林派展开坚决地斗争。19世纪末20世纪初,列宁先后同“合法马克思主义”和“取消主义”进行了坚决地斗争,维护了马克思主义的纯洁性,最终取得了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马克思主义正是在同各种错误思潮的斗争中不断完善的。

  20世纪80、90年代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有着错综复杂的原因。任凭各种错误思潮泛滥,甚至在意识形态领域主张指导思想多元化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对斯大林进行了全盘否定,在全党全民中造成巨大的思想混乱。戈尔巴乔夫在继续否定斯大林的基础上否定列宁,甚至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把坚持党的领导的条款从宪法中删除,苏共从而失去了领导国家的法理依据。社会思潮对于主流意识形态的安全性可见一斑。

 

我国社会思潮多元化的必然性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序幕,中国步入新的历史时期,当代中国社会思潮多元化现象也由此发端。一方面,改革开放开阔了人们的视野,人们的思想空前活跃和自由,形形色色的流行于境外的社会思潮或者满足了人们的好奇心、或者表达了一部分人的心理状态和利益诉求,从而在国内得以流传;另一方面,改革开放不仅使中国的经济政治社会发生巨大变化,也使人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以及思维方式发生了重大转变。因此,当代中国社会思潮呈现出多元化态势是由内外因素共同决定的。

  国外因素。一是新科技革命的影响。新科技革命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思维方式。一方面,新技术革命以后的阶级结构和社会环境与马克思当年所面对的阶级状况和社会环境大不相同,致使人们对于马克思主义有了不同向度的理解。站在不同立场对马克思主义断章取义式的曲解、甚至反马克思主义的社会思潮因而产生。另一方面,以电子计算机等为标志的新科技革命使资本主义在其发展历程中获得了新的活力,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资本主义走向灭亡的进程。资本主义暂时性的繁荣诱导了一部分人对于资本主义的重新认识,从而使一些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借着各种名头涌入国内。

  二是全球化浪潮的影响。新科技革命的技术成果推动了经济的全球化浪潮。频繁的经济往来不可避免地交织着思想文化的流转,各种源自境外尤其是西方的社会思潮涌入国内,得以传播。

  三是西方资本主义、境外敌对势力刻意进行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对外输送。二战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社会主义国家推动“和平演变”,不断推销他们的价值观。冷战结束后,更是将中国视为其主要对象,指使、帮助我国的敌对势力、民族分裂势力通过各种途径宣传他们的意识形态,对马克思主义进行歪曲和攻击。

  国内因素。开放方便了外来社会思潮的涌入,而改革则为外来思潮提供了一定的土壤。改革不仅是经济体制的变迁,更是利益格局的调整,改革的每一步进程都会分化出不同的利益格局。改革开放以来,社会的阶层结构不断地重构,阶层的多元性、复杂性和交叉性呈现出空前的态势。各个阶层有着各自的利益诉求,进而演化为不同的社会思潮代表其诉求。

  不能说所有的社会思潮都是反马克思主义的,但社会思潮的多元化却是改革开放的必然结果。尤其是经济体制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更是分化出多元的利益主体,就如同经济主体(利益主体)的多元化是市场经济的必然要求一样,利益主体的多元化必然导致社会思潮的多样性。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曲折过程中,曾经出现过一些失误,导致极少数人对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产生怀疑。这些人在一些别有用心的组织和人员的鼓动下,夸大、歪曲前述失误,利用各种手段和平台宣泄不满,鼓吹西方的民主理念和价值观念,推动各种错误思潮泛滥。

  多样的社会思潮的存在本身具有客观必然性。改革开放为利用外来技术资金和市场打开了方便之门,但同时西方各种社会思潮也趁机而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社会出现了阶层和利益群体的分化,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有着不同的利益诉求,这些利益诉求便通过各种思潮来表达。社会思潮的存在根源于利益主体的多元化,因此,在市场经济时代各种社会思潮的存在具有客观必然性。

 

当前影响较广的几种错误思潮概述

 

  社会思潮多元化是我国经济体制转型的必然结果,但我们不能僵化地认为多样化的社会思潮就是与指导思想的单一性相违背的。不是所有的社会思潮都是反马克思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在本质上是符合历史潮流、符合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因而多样化的社会思潮,只要是符合人们正当的利益要求,最终都将纳入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当前,我国意识形态的主流是好的,但也客观存在着不符合中国客观实际的、非马克思主义的、反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思潮,需要我们时刻警惕并加以反对。

  意识形态终结论。意识形态终结思潮以黑格尔为起点,帕累托、涂尔干、马克思·韦伯、曼海姆、丹尼尔、贝尔、李普塞特、福山、亨廷顿等都对意识形态终结从不同视角做了阐述,这一思潮延续到福山的“历史终结论”、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并以之为标志达到了巅峰。20世纪50、60年代,随着两极格局的形成和西方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一系列新变化,在李普塞特、贝尔等学者的推动下,意识形态终结问题演化为颇为流行的社会思潮。意识形态终结论者将世界历史的发展看作纯粹的精神发展的历史,忽视了隐藏于精神发展背后的物质基础。他们追求超阶级、超国家、超党派、超历史的永恒观念,认为西方的传统、思想、制度和信念是普遍有效的,是人类实现自我肯定、实现现代化的唯一历史范式。意识形态终结论实质上是要在终结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基础上维护西方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和价值取向。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20世纪80年代,历史虚无主义作为一种思潮在我国泛起。历史虚无主义者竭力贬损和诋毁革命,对近代以来中华民族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的反帝反封建民主革命进行全盘否定,诋毁和否定我国社会发展的社会主义取向及其伟大成就。20 世纪 90 年代,历史虚无主义再次泛滥。他们以所谓“重新评价”的名义,对近代以来的中国革命进行否定,片面夸大革命的破坏性,忽视革命带来的社会变革和进步;尤其对五四运动以来无产阶级及其政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进行诋毁。历史虚无主义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否定中华文明的历史乃至中国文明的起源;二、否定革命;三、否定五四运动;四、否定社会主义改造;五、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六、美化、歌领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①

  普世价值思潮。普世价值理论认为,类似自由、民主、人权等符合所有社会形态的所有人的需求。认为自由、民主、人权等这些价值观念适用于所有的人,不管哪个阶级、哪个个人都赞成并实践这些价值,具有普遍适用性。这些价值观念适用于任何社会,不管哪种社会经济形态都存在并适用这些价值,具有普世性和永恒性。纵观人类社会的发展史,阶级是一个历史范畴。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阶级的分化比较明显,这意味着利益主体的多元化,在利益冲突甚至对抗的前提下,所谓价值取向的大一统无异于痴人说梦。因此,普世价值思潮不过是西方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的营销,其实质是要用西方强权国家的价值观来改造世界。

  新自由主义思潮。新自由主义以反对和抵制凯恩斯主义为主要特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在经济理论方面,大力宣扬自由化、私有化和市场化;二是在政治理论方面,强调否定公有制、否定社会主义和否定国家干预;三是在战略和政策方面,极力鼓吹以超级大国为主导的全球一体化。改革开放打开了对外交流的大门,新自由主义随同其他各种流行于国外的社会思潮不可避免地进入国门,并被一部分人所宣扬、接受。新自由主义继承了资产阶级古典自由主义经济思想,其中不乏可以加以吸收的合理成分。但是,新自由主义作为国际垄断资本的思想理论体系,从本质上说是反对社会主义公有制、维护资本主义私有制的。

  各种错误的社会思潮和流派的政治观点、思想倾向和表现形式尽管有所不同,但他们的阶级立场、基本观点和哲学基础基本相同。他们都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鼓吹资产阶级的自由化,并用抽象的人道主义来解释历史、观察社会。就其实质而言就是反对四项基本原则,鼓吹资本主义道路。因此,对于那些反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思潮我们要坚决地批判和抵制。

 

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路径分析

 

  对当前各种错误的社会思潮进行深入研究,认清这些思潮在我国流行的客观性和必然性,做到因势利导,是抵制各种错误思潮、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有效途径。

  对各种社会思潮进行深入研究,揭露反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思潮的本质。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各种社会思潮的涌入和产生是必然的。尤其是全球化和信息化背景下,信息封锁和思想控制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并不是所有的社会思潮都是非马克思主义或反马克思主义的。“每一种社会思潮都是对某种社会热点或社会矛盾的反映,表达了一定群体的利益要求和愿望。”③因此,对待各种社会思潮首先应该持包容的态度。如同自然界的丰富多彩,社会思潮的多样性并不是那么可怕的事情。面对形形色色的社会思潮需要冷静理智,要在全社会范围内塑造“尊重差异,包容多样”的宽松氛围,增强意识形态的包容性。其次要搭建平等对话交流的平台,构建有利于各种社会思潮沟通与交流的机制,使各种利益诉求得以表达;思想只有在碰撞时才会闪现出耀眼的火花,各种思潮也需要在交流的基础上相互交融和理解。这对于避免无谓的冲突至关重要。最后,加强对各种社会思潮的研究,正确区分并对待各种社会思潮。对那些反马克思主义的社会思潮要揭露其本质并坚决地予以批判;对那些反映现实社会生活以及社会群体利益的社会思潮则给予包容并加以正确引导。

  加强对现阶段我国社会阶层和社会现状的研究,厘清各阶层民众的利益诉求。研究社情民意、洞察社会现状,有助于我们透视社会思潮,正确引导社会思潮及其运行发展。通过了解和把握群众的心态和社情民意,可以了解和把握社会各阶级、阶层的心态、动向,了解群众的社会心理和呼声,预测社会思潮发展倾向,并积极地加以引导。在经济指标至上和唯GDP论的非理性政策指引下,人们尤其是政府部门很难真心实意地去关注基层民众的利益诉求和心理倾向。而当政府在市场经济时代沦为利益主体而在市场上争夺利益时,更容易将自己抛向其他利益主体的对立面。因此,执政党及其领导下的政府部门,要真正贯彻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就必须倾听民间的声音,了解他们的诉求。思潮泛滥并不可怕,那不过是利益主体的多样性诉求而已,可怕的是面对泛滥的思潮不闻不问,或者不分青红皂白一棒子乱打,最终把自己打成孤家寡人。

  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宣传的队伍建设,深化对马克思主义的创新性研究。在各种错误思潮泛滥的背景下,不能忽视有敌对势力有组织有预谋的情况存在。如果没有自己的研究和宣传队伍,在抵御各种错误思潮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战斗中肯定将处于不利位置。加强理论功底扎实、勇于责任担当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和宣传的队伍建设至关重要。

  同时,我们还需要克服以下问题:一是自身的理论素养需要提高。现在似乎缺乏研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风气,很多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并没有研读马列原著的经历。

  二是在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时候缺乏硬气。由于种种原因,有些人对于主流意识形态的宣传抱有莫名的抵触情绪,这自然源自他们的立场或者无知。但我们的主流意识形态的工作者必须理直气壮地去主动占领各种宣传的领地。因此,研究和宣传马克思主义首先需要通过阅读一些原著去领悟马克思主义的实质,提高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其次需要关注国际尤其是国内时事,关注党和国家的政策方向,提高政治敏感性;最后需要坚定政治立场和理想信念,切实将马克思主义融入我们的骨子里,使马克思主义成为我们坚定的信仰。

  三是要学习并掌握现代科技条件下的信息传播平台、途径和工具(终端)。现代信息传播的手段和工具日新月异,如果我们不坚持学习、不紧跟时代的步伐,就会错失很多信息传播的机会。一方面我们难于获取新的信息,另一方面也不利于马克思主义占领新的宣传阵地。因此,马克思主义宣传队伍的年轻化和思想观念的现代化同样值得重视。

  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应该是一个润物细无声的过程,任何急功近利的做法都将适得其反。只要我们自身理论功底深厚、信仰坚定,只要我们切实关心关注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马克思主义就一定会浸润入人民大众的心田。

 

注释:

①张晓红,梅荣政:“历史虚无主义的实质和危害”,《思想政治教育》,2009年第7期。

  ②教育部“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研究中心”:“关于‘普世价值’的若干问题”,《求是》,2008年第22期。

  ③李爱平:“论信息化视域下用马克思主义引领社会思潮”,《中国信息界》,2011年第8期。

Tags: 责任编辑:chinaps
】【打印】 【繁體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条:回归马克思主义城市政治理论 下一条:列宁关于密切党群关系的思想与现实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