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万达娱乐 下的文章

原标题:台名嘴:蔡英文已成“虚位党主席” 把民进党“割让”给陈水扁

蔡英文已经把民进党“割让”给了陈水扁(图片来源:“中时电子报”)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台湾“中时电子报”9月23日报道,民进党“全代会”明天(24日)登场,“赦扁”提案成为重要话题之一。针对此事,日前蔡英文办公室发言人黄重谚声称,民选领导人的决策必须对全民负责,也必须依照相关法律来进行,民进党历来都不是“以党领政”。对此,岛内政治评论家唐湘龙认为,否定“以党领政”,其实是蔡英文认输,在民进党里头,陈水扁“完胜”蔡英文。而蔡英文在心理上,已经把这个党“割让”给陈水扁。

唐湘龙在雅虎奇摩的“政事观察站”表示,有超过86%的党代表,以及100%的执政县市长全部“背书”联署,要求蔡英文“特赦”陈水扁。唐对此表示,这显示党主席已经不再代表党意,是一个执政党重大的权力危机。

唐湘龙提及,蔡英文已全面执政,所有权力集中在手里,而蔡英文如果否定民进党“以党领政”,唐表示,这只是蔡英文的“权力焦虑”,没有能力驾驭这个党,只想建立“防火墙”躲在“总统”的位置上。唐湘龙表示,否定“以党领政”,其实是蔡英文认败,蔡英文在心理上,已经把这个党“割让”给陈水扁。现任党主席败给前任党主席。现任领导人败给前任领导人,这才是整个民进党党代表大会“赦扁”大戏的最重要意义。

“台湾地方议会特赦阿扁大联盟”日前发起联署,要求蔡英文“特赦”前台湾领导人陈水扁。而这个联署发动的是各地方县市议会的议员,助功的是各地县市首长,唐表示,这显示阿扁的特赦与否和明年的地方县市选举密切相关,“而这场选举的胜败,攸关蔡英文能否起死回生,走上2020的连任之路。要继续抗拒党内‘挟阿扁以令小英’,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事”。

唐湘龙也称,明天民进党“全代会”是个适合“摊牌”的日子,蔡英文应打开天窗说亮话。看是要妥协,继续当“虚位党主席”,或是说清楚不“特赦”的理由,正式和陈水扁“恶势力”对决。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琐事动粗 丈夫掌掴妻子涉罪

两个耳光,打碎了一个家庭。动手打人的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丈夫尧某,他目前正面临被追究刑事责任。而被打成轻伤的妻子徐女士,仍在治疗她鼓膜穿孔的右耳。昨天下午,尧某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在顺义法庭开庭。谈起动手的原因,尧某称是因为妻子数落了母亲。徐女士则表示,她目前已与尧某协商离婚,并要求尧某承担医疗费用。

庭审现场

被控将妻耳膜打穿孔

昨天下午2时54分,尧某被带入法庭。现年34岁的尧某,具有硕士研究生学历,案发前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的飞行区管理部工作。

据公诉机关指控,2015年4月15日18时许,尧某饭后因家务、婆媳等琐事与妻子徐女士发生争执。后尧某用手殴打徐女士头面部致其右耳鼓膜穿孔。经鉴定,徐女士身体所受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

据了解,事发当天18时58分,徐女士拨打110报警,称在家中遭到丈夫家暴。民警到现场后了解了相关情况。2016年1月7日,尧某被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月21日被逮捕。

公诉机关认为,尧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二级,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尧某经电话传唤到案,且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以从轻处罚。

受审称事起婆媳拌嘴

庭审中,尧某称,他和徐女士于2013年11月登记结婚,结婚后的第二年,有了一个女儿。女儿出生后,尧某的母亲从江西老家来到北京,和两人住在一起。“婚前我俩的感情很好”,尧某说,但孩子出生以后,徐女士的主要精力放在了照顾孩子上,两人的感情便没有以前好了,“只能说关系一般”。

据尧某在法庭上的回忆,事发当晚,他和妻子、母亲一起吃了晚饭。饭后,母亲去洗碗,妻子让母亲洗碗声音小点,不要吵到孩子休息。“当时我妈说‘在老家我们都是这样洗碗的’,她(徐女士)说,‘你要是改不了,就回老家去’”。

尧某称,妻子这样对母亲说话,他很生气。“她凭什么这么说我妈,凭什么让我妈回老家?”尧某称,妻子没有做饭,饭后也没有帮着母亲一起收拾,还对母亲出言不逊。于是,尧某便走进卧室质问妻子,见到妻子正在摆弄手机,他便一把把手机抢了过来。“我假装要扔手机,其实只是想吓唬她”,尧某说,当时妻子冲过来跟他抢手机,争抢之中,他便扇了妻子耳光。

妻子表示愿意谅解

昨天的法庭上,徐女士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在其母亲的陪伴下也来到了法庭。庭审中,徐女士情绪激动多次落泪。而法官向她提问时,她的反应较慢,回答时还经常结结巴巴。

对于是否与婆婆发生口角,徐女士没有多谈。她称,事发当晚,她吃完饭后回到卧室,躺在床上休息玩手机。不久后,尧某走进来抢她的手机,“他用手打了我左脸一巴掌,然后又打了我右脸一巴掌,我把手机抢回来,拨打电话报警”。

“我当时就感觉右耳嗡嗡的,听不太清楚,右侧头部感觉麻木”,徐女士称,2015年4月16日,她到医院看病,医院诊断为鼓膜穿孔。因需要给半岁的女儿喂奶,因此她一直拖到2015年11月才做了手术,目前仍需后期治疗。

法庭上,公诉人询问了徐女士:“对于被告人的行为是谅解还是要求严惩?”徐女士表示,目前已与尧某协商离婚,对于尧某的行为她可以谅解,但尧某需要赔偿她后期治疗的费用。

此案未当庭宣判。

法官说法

遭遇家暴要及时报警

顺义法院法官表示,家暴行为具有一定的隐蔽性,施暴痕迹难以查证。受害人如果只提交病历或伤痕照片,在对方否认的情况下,也难以认定为配偶暴力所致。在司法实践中,出警记录等直接证据会作为家暴认定的依据之一。因此,遭遇家暴时,应及时报警。

此外,婚姻法规定了家庭暴力可以作为法院判决离婚的依据之一,并规定了实施家庭暴力者对无过错方的赔偿,包括物质损害赔偿和精神损害赔偿。所以,在离婚案件中受害者应及时主张损害赔偿。

京华时报记者 郑羽佳

现在我们都说“全民创业,万众创新”,与其找一些高大上的、遥远的人,去讨论怎么创业、怎么生存,不如看一看在纽约生活了五年的凤姐。

一方面,受海派文化熏陶的上海人,有着更为现代的观念,在市民的这些观念的驱动下,政府相关部门更为积极的行动,另一方面,普通市民与官员本身也受文化的影响与驱动,比其他地区更尊重规则。

近期有一张工人穿着工作服的照片四处流传,引起了极大的争议。有人誉之为市场化的一步,有人表示心酸,到老了被工厂踢走。

一些官员的“生病住院”,只要演技好,这可是分分钟都可以完成的。就有那么一些官员,每年总要生那么一次“病”——听说,掌握了文中这些「基本规律」,领导就可以快乐地前往医院了。